换成你我,可能亦然

 

选自《西游漫注》第六十五回(五)

话说,玄奘他为何轻易的被迷惑?那还不是因他心中有这样固化的执著?可是,人类为何有这样固化的执著?

人类处于有形结构的最底层,人类被一切有形的固化的结构给禁锢着。再加上人类身体中、心灵中纵然有无数无尽的无形的高级结构,可是受限于自己眼见为实的眼睛和感官,人类有一种不可克制的把一切给固化的冲动。

固化的内容,就成为经验、成为习惯、成为下意识的反应,有的,甚至上升为规则、信念、甚至是科学。从而,促使您成为,一个俗世中的人类。“就是无佛,也必有个佛像。”玄奘的这句话,正是反映出来这种下界物质的自我固化的自性。

人们身体中压入这种固化的内容多了,当然就容易变得沉重淤滞起来。这些固化物对肉眼不可见,可是却是与身体内外的各种有形的、下界的东西的同构物,其结构完全一样,结构粗糙、运作笨拙。成年的人们、老于世故的人们,永远没有孩童那种一望可知的干净的感受,乃是由此。

不过,不要以为,这种固化都是坏事。尽管,对于俗世中的每个人,大多时候都不是好事。可是这是三界内的物质结构规则使然,并非是因为人类内在自我的愚昧。是人们时间漫长了,把它当作是自己,才让人开始愚昧的。

人们的身体,是一个可以与无限内容同构的奇异的构造。人们所经历的一切一切,有意识的、无意识的,凡是有接触的,都被映射压入这个奇异的构造。在人世间,生命的历程,就是生命,就是生命的主要组成部分,我们感受的喜怒哀乐、经历的苦辣酸甜、天地、,不管每一个我们男女、老幼、穷富、全都进入我们的身体,成为记忆,哪怕我们想不起来的过去,我们不肯承认的生生世世,一切都如同一串串穿越时空的珠链,构成我们漫长的生命,让我们成为历史,成为纽带,连接过去和未来、圹宇和尘埃,我们生命的纽带,与宇宙交织,绑缚那面临溃散的躯体、行将消失的一切。

每一次,我们转生,我们过去的记忆被压入不可触碰之境,身心空空的我们,以纯真孩童的面目,重新好奇、重新惊喜,重新经历人世间的种种,与过去不同的种种时代、境遇,新的记忆、新的阅历、荣华富贵、困苦艰难,再一次一层一层的,进入我们的身体、进入我们的记忆,与过去的生命衔接。

于是我们的生命深处,有了穿越千万年的沉淀,古人云:腹有诗书气自华,内在的一切,让我们看上去脆弱的生命,实际上,有着不可思议的法力。只是,我们不知道,生生世世的我们,都不知道,经历这一切,除了抵达今天,我们的身躯,还有什么功用。

如果不是身躯有这个固化功能,人类小小的身躯、短短的几千年历史,如何便能,浓缩容纳如此惊人不可思议的一切?

一个人,过去的记忆,轻易便不再唤起。玄奘的修行路,则是,一层层的重新唤起,每走过一个层面,他走过的内涵,都在那里,可是他的身体,依然在红尘中,修行的成就,就远离而去。他的脑袋,如同一个转生的孩童,却又浸满了新一层面的各种七情六欲,所以你一次又一次的看到被唤起的他的恐惧、他的懦弱、他的自私自欺、他的愚昧糊涂,他重新在那种生死边缘上经历考验,所以看上去他表现得经常窝囊,经常软弱无能。不奇怪,换成你我,可能亦然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